掌管资产几千亿的恒天财富在温州如何忽悠投资

  前不久,我在朋友圈提示了中植系的金融风险。温州恒天财富的员工冒出来在我底下嚷嚷,说我造谣,叫我等着瞧。

  但是正如另一个相熟的朋友所言:以她高中学历的水平,讲不出那几个词语的,应该是恒天的人看到你朋友圈不满,所以组织起来怼你。

  温州恒天为什么不看学历,不看专业能力,大肆招揽三无人员呢,因为他们主要的追求就是能卖产品,就像推销保险、信用卡那样。这些人哪里懂得财富管理,资产配置,风险控制?

  温州恒天的一个负责人,见我发朋友圈要跟恒天较真,客客气气说是有误会,会对当事员工批评教育,轻描淡写就想了事,没承认自己的公司有多少问题,甚至也没让员工删除怼我的言论,更不用说道歉。

  “你也算半个同行,说来说去有意思吗?”、“你做金融就做金融,做媒体就做媒体。”

  第一个,且不说我做股权投资跟他们路数完全不同,就算是同行,就不能说了?这是根据什么法律或道德的标准?手机厂商的老板平时公开相互挤兑是常事,格力电器举报奥克斯空调造假更是赢得消费者一片喝彩。我也有董明珠的底气,欢迎抨击我的不足之处,以提高我的水平。

  第二个,金融和媒体冲突吗?金融圈人士写自媒体的本来就多。财经大V任泽平、吴晓波等人的投资板块不要做得太好。是我组织比赛逼你们参加,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,欺负你们了?你们也可以写,还可以一群员工集思广益,对大叔进行无情的打击。

  他这种神逻辑,反应了他的职业道德水平,所以一个公司的企业文化,根本不是源自员工的问题。我就从微信里删了他。

  温州金融忽悠很多,有些同行看得明白,但是一声不吭,也是不想得罪人。“就你牛三一根筋,天天得罪人。断人财路,如杀人父母啊。”一个朋友这么说。

  不专业的销售理财产品,也是在坑害老百姓的财路,杀老百姓的父母。我也被坑过,所以我看不惯。

  我组织过多场投资者教育沙龙,也开展过金融医生的线下公益门诊活动,倾听过不少温州中产读者被收割的悲惨故事。我去年底在金茂地产做的投资沙龙,人数爆满,现场就把温州三方财富公司的一些产品,扒得赤裸裸。这事传到一些财富公司老总的耳朵里,后来他们看见我也是笑里藏刀。

  我一直想找个契机写这方面的文章,但是认识的人太多,也一直没下手。恒天这次自己找上门来,激发了我的欲望。

  过去两年,由于资本市场环境趋紧,影子银行坍塌,私募类的固收、权益产品风险事件也频出。因为这些产品大部分100万元起投,虽然涉及金额巨大,但是涉及人数相对少一些,所以社会影响不如P2P。

  中植系,这个毛阿敏老公创立的金融帝国,过去十几年渗透到中国资本市场的方方面面,仅财富管理公司就有四家,管理资产万亿,其中以恒天财富规模最大。

  资本市场,做得最大,往往不是做得最好,反而是窟窿风险也最大。这几年,安邦系、明天系相继遭到严肃的整顿处置,中植系可以说是站在了风口浪尖,老板一度跑到香港躲避风头。

  PPT公司乐视网、假疫苗震惊全国的长生生物、财务造假的“两康”,面值退市第一股中弘股份、承兴系供应链金融骗局,这些著名的资本地雷,中植系几乎从不缺席,也就导致旗下公司产品不断出现违约,不断调度资金、填补窟窿。网上的文章很多,有些和谐了,有些还在,大家可以去搜。但凡是浸淫资本圈的人,对她家的故事都是如数家珍。

  恒天集团打着央企的牌子给中植系站台,这个事情已经引起了高层的注意。去年恒天集团原董事长张杰被查,最近刚刚判了11年。因为涉及到资产体量巨大,监管层也是一直小心翼翼地处置。

  12月7日,财新传媒旗下WeNews发布了关于中植系的7500字重磅报道,撕开了2000亿窟窿的内幕,很多传闻在报道里也得到证实。由于财新传媒在中国财经媒体里的绝对老大地位,这个报道在资本市场炸开了锅。这个月我去上海交大,高金的教授,也跟我们谈起了中植系的问题。

  那么温州的恒天们在干嘛呢?他们没有能力找到这篇报道,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公司具体有什么问题,就说造谣啦,跑到我这嚷嚷,叫我等着瞧。负责人还轻描淡写说我写起来没意思。忽悠温州老百姓你有意思?

  财新网是个至少498元年费订阅的付费媒体,WeNews这篇文章的单篇售价就高达199元,本来面向的就是高端读者和专业人员。上个月的财新年度峰会,国内外政要、经济学家、企业家云集。温州的恒天们,不是没这个钱,而是他们浅薄的知识,哪里hold住一个专业人员本该看的媒体?

  恒天在温州也做得很大,市区就设立了两个财富管理中心。一个做得相对谨慎的财富公司老总曾经跟我抱怨,他招的员工要求比较高,营销也比较合规,但是根本干不过恒天这些公司的野蛮打法。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效应。

  恒天们之所以野蛮扩张,是因为超高的销售提成。员工卖给你的冲动,不是最适合你的产品,他们没这个能力;而是提成最高的产品,数字大小他们分得清。

  其中一个女老总,业绩做得特别好,传闻年收入超千万。相比之下,做得再好的银行理财主管,收入才多少?不差在理财的规模,而差在佣金水平。佣金之高,代表的就是风险之高。

  听说我要写恒天,有读者发来几个恒天的产品结构图,说自己看不懂,叫我解读下。我建议你们去问问那些恒天的销售们,看看他们有几个能解读这样的产品结构、风险事项和合同条款。不用怕,即使他们看到这篇文章,提前做了内部培训,以他们大部分人的能力,也是讲不清这个产品的风险结构的。

  上面这个产品的收益率是12个月,8.5%。穿透后的底层资产其实就是中植自己的收益权转让产品,说白了就是恒天募钱借给自己的老板。你们听着靠谱不?这样的产品,恒天还有很多。

  三方公司卖自融产品,说直接点也是忽悠欺骗投资人。玩这样的操作,怎么好意思跟我说是半个同行?我要是哪天这么忽悠投资人,温州金融大叔立刻改名叫温州金融孙子。

  温州金融大叔曾经有个口号,做温州人的金融守护神。后来觉得这个事情太难了,即使自己也不免踩到一些金融投资的坑里,所以放低要求,做一些投资者教育的事情,希望帮助大家减少投资理财中的低级错误。

  今天这篇短文,打个先锋,试探下温州恒天的势力背景,因为他们是第一个到温州金融大叔门口叫阵的具体公司,这是梁静茹给他们的勇气,我自然也不会怠慢。预计他们接下来会开会商议,怎么对付我这样的敌对势力。

  我单枪匹马,暂时把火力只对准这个上门挑衅的恒天们。下一篇文章,我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了。

  其它温州的三方财富从业人员,也审视下自己的公司背景、专业能力和职业道德,回头是岸。我也不是否定所有的财富公司,将来也会筛选一到两家相对靠谱的合作。要是做得太low,那只能乞求大叔瞧不见你们。

  亲爱的叔友们,大叔保护你们,也希望你们保护好大叔。大叔歇息了,去看《庆余年》的小闲闲了。